新闻 | 天津 | 民生 | 广电 | 津抖云 | 微视 | 读图 | 文娱 | 体育 | 图事 | 理论 | 志愿 | 专题 | 工作室 | 不良信息举报
教育 | 健康 | 财经 | 地产 | 天津通 | 旅游 | 时尚 | 购物 | 汽车 | IT | 亲子 | 会计 | 访谈 | 场景秀 | 发布系统

"津云"客户端
请输入查询码:
忘记查询码?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
查询结果后请及时进行满意度评价
·请问Z4线经过港东新城吗?
·为什么河东区的绿化这么差?
·登州路上的三石化聚醚部是2015年10月底前完成搬迁吗
·建议调整地面公交和轨道交通票价
·红桥泰达城全体老百姓再次拜请领导,为我配套建设菜市场
·河北区育婴里(动力机场宿舍)拆迁计划
·15年河北区三十五中学棚户区拆迁问题
·关于适龄儿童入园问题的咨询
·请求给161路加车
·关于提高社区工作质量问题
“天才”黑客与警察大玩猫鼠游戏 新婚前夜被擒
http://ms.enorth.com.cn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作者:  2011-03-10 15:36:33  编辑:杜雪莹
·“80后”母亲不畏白刃架脖 空手掰断刀盗贼求饶 ·酒后“方便”意外死亡 请人喝酒者被判赔偿两万
·57岁老汉毒品当“伟哥” 为吸毒走上贩毒不归路 ·南京有偿失物招领公司暂停经营 警方介入调查(图)

  “天才”黑客之路

  “作为黑客来说,他是我们见过最有才华的。他一个人的智商和能力就相当于一个20人的黑客团伙”

  这是一张偏才、怪才的脸。

  长相平凡,卷发从不打理,黑框眼镜后的双眼细长,在两条短眉下,更显敏捷而引人注目。

  这个身高1.64米的苏浩洋,毕业于清华大学,现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航空专业研究员。在铁窗的那一边,苏浩洋很不自在。虽然会微笑,也回答办案人员的提问,但那双细长的眼睛还是在观察四周,警惕地。

  一切来得太突然。这名31岁的科学天才正处于婚礼前夜的甜蜜中,便被南京玄武分局警方以涉嫌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逮捕,即通常所说的“黑客”罪。而此前,他的直觉始终告诉他:警察根本找不到自己。

  和历史上许多天才罪犯一样,苏浩洋的经历只是再次证明了:天才与犯罪,只差一步。

  猫鼠游戏

  2月的绵阳,天出奇地晴朗,守岁的鞭炮声回荡在涪江两岸。

  大年初二午后,公安系统网上追逃的警报却在平静的氛围中拉响。瞬间“触警”的是正走进一家银行的苏浩洋。

  这一秒钟之前,他的事业和生活都接近人生的高点。

  再过一天,苏家和同单位的老同事闻家,要摆26桌喜宴招待亲友,庆贺苏浩洋与相识两年的闻舒敏成婚。苏浩洋还计划,年初五携妻子飞赴三亚,像他见过的外国新人一样去度蜜月。

  短暂的浪漫之后,这名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专业、并在某科学研究机构连续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年轻人,还计划飞回新加坡完成尚余两年半的研究员工作。他的最终目标是重回国内顶级研究所,跟随其导师继续他的学术历程。

  前程,似乎无量。

  但一切都在他走出银行大门时戛然而止。绵阳警方一拥而上,毫不费力地将这名文弱的逃犯控制。

  当晚,已追踪他60余天的南京警方赶到绵阳。在当地派出所,网警第一次面对和他们玩了两个月猫鼠游戏的高手。但眼前这个人,既不像一个连续获得顶级院校学位的物理天才,也不像一个讥笑网络安全漏洞并篡改网络行踪的高级“黑客”。

  外貌平凡,衣着简单,“如果是在人群里,根本找不到他。”南京公安局玄武分局民警贾东海见到“对手”的一刻,竟然有些失望。

  他曾对苏浩洋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网络追踪,铩羽而归。而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物理天才,居然还能在他们侦查的两个月中,继续突破国内的互联网体系。

  “他频频变换手段,更改网络踪迹,为的就是绕开网警的追踪。一看就知道,他有过被抓经验,他知道怎么给警察设套。”贾东海说。

  早在2007年,苏浩洋还在某科学院位于广州的微能源研究所攻读博士。工作之余,他喜欢在网络上和高手下围棋。经过几次操作,他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网络漏洞:在这家服务器位于黑龙江的游戏网站后台,可以通过修改数据偷取游戏点数。

  对于他来说,篡改数据如进行数学运算般快速准确。偷出数万“点数”后,他通过网络交易将“点数”转卖,轻松就收获10万元。

  不过这次,网络踪迹暴露了他的身份。没过几天,苏浩洋便被黑龙江省大庆警方抓获。但认为他的违法情节轻,不便进一步处理,仅给予苏浩洋治安处罚。在退还10万元所得后,苏浩洋被释放了。

  这也是苏浩洋供认的第一次黑客尝试。对于他,这一次的经历相当于解题成功,但被考官判负。

  他决定继续。

  具备了被识破的经验,他挑战网络系统安全的心态反而被进一步激发。“我从来没有害怕过自己做的事,如果不是后来玩够了、腻了,我可能也不会停下来。如果自己再小心一些,警察根本抓不到我。”在铁窗里,苏浩洋回忆说。

  “黑客”的常规做法,是攻击众多网站,但被抓时只对警方掌握的攻击认罪。苏浩洋也类似。据侦办本案的民警透露,苏浩洋承认自己曾找到国内主要银行的网络系统漏洞,并计划攻击,但是最终还是害怕问题的严重性,并未进行。

  他没有选择银行,而是选择了大型游戏网站。

  2008年,苏浩洋发现了一家国内主要游戏网站的网络漏洞。网站的过滤系统存在设计缺陷,他发现自己可以在对话框中写入数据,在一定限度内更改个人用户在网站“虚拟银行”的“存款”。

  很快,他设计出一套操作方法,先是控制制造虚拟“银币”,再将它们分批售卖。

  他的操作持续了近两年,直到去年11月才被该游戏网站的人员发现。管理人员发现,该网站“虚拟银行”中的“银子”数量每天都固定增加1亿2000万两,而这些“银子”产生后,又迅速被人转卖给其他用户,相当于每天产生并立刻损失1万余元。久而久之,游戏平台发生了“通货膨胀”,虚拟货币开始贬值,网站在不经意间就遭受了400余万元的经济损失。

  这些收入,分毫不差地被转入苏浩洋事先准备的银行账户,用于与网络游戏点数贩卖商之间的资金转移。

  据苏浩洋承认,自己最后一次“造币”并转移是今年2月2日农历除夕。那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新婚,他已准备收手了。自2008年起,他已凭空获得400余万元,还用这笔钱投资了国内的基金。

  多年从事刑侦工作的玄武分局网警大队副队长孙永明坦言,他从未见过如此高智商、高学历的黑客。“作为黑客来说,苏是我们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他一个人的智商和能力就相当于一个20人的黑客团伙。”

[1]  [2]  下一页  尾页
打印 
关闭窗口
 
关于北方网|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网站律师|设为首页|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