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一张预付卡,为何成了“三不管”?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今晚报 作者:晚报记者 庄媛 胡智伟 编辑:张雅妮 2024-02-08 10:39:16

  津云新闻讯:“预付式消费”是指消费者提前充值一定的金额,而后在固定场所或约定时间内进行的消费。这种消费形式,对消费者来说,不必每次都进行支付,还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对经营者而言,通过一定让利,可以提前收取费用,还能获得稳定客源。本来是一举两得的事,却因为种种原因,成了一些商家侵害消费者权益的伎俩,而遭遇侵害后,消费者四处维权往往又会遇到新问题。

 

  早教课程退费遇阻 各个部门来回“踢球”

  编辑同志:

  我于去年5月在西青区中北镇新城市中心的金宝贝天津中北中心为孩子报名早教课程,花费14000多元,加上赠课共计80多个课时。在该中心上课半年多,仅上了8课时,就收到中北中心12月闭店的通知,表示可转课到南开区富力广场中心上课。由于我家距离中北中心仅10分钟车程,而到其他中心车程均要超过30分钟,孩子太小不方便前往,且我发现全国其他城市的很多金宝贝都有关门闭店的情况,担心有“跑路”风险,想及时止损,遂向该中心提出退课请求。然而,该中心除了要扣除高额的违约金外,还表示需要近一年时间才可能退费到账。从接到闭店通知开始,我与金宝贝方面多次沟通均未得到满意答复。于是,我将问题反映给12345、市场监管局、教育局等部门,希望相关部门能介入调查,帮助消费者协调解决问题。但没有部门出面受理。得到的答复均是不在受理范围。我虽很早就发现该机构可能存在风险,第一时间寻求有关部门协调解决问题及时止损,可没有一个部门受理,为什么会这么难?  市民杨女士

  记者调查

  1月24日下午,记者见到反映人杨女士。杨女士告诉记者,从1月份开始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各处奔走,向可能涉及的市场监管、教育主管和12345政务服务热线等多个渠道反映问题,但没有一个部门出面受理,均表示不在他们的监管范围内。如今,金宝贝南开富力广场店也闭店了,门店相继关闭,退费遥遥无期。杨女士无奈地说:“能反映的部门几乎都反映了,各个部门像‘踢皮球’一样把我踢来踢去,真的都把我整蒙了。最近一次,我通过天津信访微信公众号反映问题,刚刚得到回复。”记者看到,杨女士通过天津信访微信公众号得到了市市场监管委的回复,回复内容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二条“举办实施学历教育、学前教育、自学考试助学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和《天津市民办教育促进条例》第六条“区、县教育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民办教育工作”的规定,区教育局是民办教育的行业主管部门。反映的事项应向教育部门提出。

  根据市市场监管委的回复,记者在现场以学生家长的身份,拨打市教委校外教育监管处的电话反映问题。接线人员详细了解情况后回复说,近期他们也接到其他家长关于金宝贝门店闭店、退费难等问题的咨询,针对该问题他们进行了调查,也派工作人员实地了解了情况。据他们了解,金宝贝是一个提供婴儿早期发展服务的公司,中北镇的这家店注册公司是天津烁晖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并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不是教育培训机构。所谓校外培训机构的定义,主要是面对3至18岁的学龄前儿童以及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的学生开展的学科类或非学科类的培训。而金宝贝不属于校外培训,只属于婴幼儿的早期发展服务,提供的不是校外培训服务。从公司营业执照上看,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教育培训咨询(不含培训),办学许可证也只含咨询,不包括校外培训服务。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建议家长到属地县级以上地方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去投诉举报。另外也可以保留证据,到法院进行起诉。

  按照市教委校外教育监管处工作人员的回复,记者又以家长身份,将问题反映给西青区市场监管局,该局投诉举报中心了解情况回复说,关于金宝贝退费等相关问题,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应由教育主管部门负责,不属于他们的监管范围。记者将市教委的回复告知该工作人员后,对方表示需进一步核实。随后,这位工作人员再次回复称,按照规定确实无法受理,建议家长再拨打12345政务服务热线反映问题,看分拨到哪个部门。

  截至记者发稿,仍没有职能部门表示受理杨女士反映的问题。

 

  担心健身房会“跑路”退费无门没人能管

  编辑同志:

  我们是南开区中健津奥(奥体店)健身馆的年卡会员。今年1月初,这个健身馆以各种理由推迟开门营业长达半个多月。我们后来得知,这家健身馆其实和“房东”奥林匹克中心“闹掰了”,奥林匹克中心在去年11月份就对这家健身馆下达了《解除合同通知书》。虽然后续经过我们多方反映,这家健身馆又重新开始营业了,但我们对其能否长时间正常经营产生了巨大质疑,包括我在内许多人都提出退卡退费要求,但均遭到健身馆经营者的拒绝。我们通过多种渠道向相关部门进行反映,相关部门也是各有说辞,最后就是“无解”。之前我也看过不少有关“预付卡”消费发生纠纷的新闻,本市相关部门也一直说在想办法解决,这类难题到底应该咋处理?  市民张先生 裴先生

  记者调查

  1月17日 记者见到了张先生和裴先生,根据他们提供的材料,记者看到,这家名为中健津奥(奥体店)的健身馆自今年1月初开始,以调试设备或维修设备为由闭店。“如果真是因为设备故障闭店,我们不会那么紧张,主要是有人在我们微信群里发了一张通知,让我们开始怀疑这家健身馆是不是要‘跑路’了?”裴先生口中所述的“通知”其实是一纸《解除合同通知书》,内容大意是健身馆拖欠奥林匹克中心房租,奥林匹克中心要求健身馆于2023年11月30日18时前搬离。(津云新闻编辑 张雅妮)

  健身馆迟迟不开,加上这张盖有公章的《解除合同通知书》让张先生、裴先生等会员异常紧张,裴先生会员卡还可以使用3580天,将近10年,而张先生的健身年卡本来是今年3月份到期,但因为去年“双十一”期间健身馆有优惠活动,他就购买了新一年的健身年卡,总价2911元,目前尚未启用。

  1月18日,记者来到中健津奥(奥体店),只见大门紧闭,内部空无一人。之后一周,包括张先生和裴先生在内的健身会员通过多方反映、求助,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这家健身馆终于在1月25日恢复运营了。健身馆开门了,张先生和裴先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明确提出退卡退费的要求,但健身馆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无法退费,因为健身馆现在没有钱。

  无奈之下,张先生和裴先生先后联系属地市场监管所和南开区体育局,得到的答案是:管不了和没办法。

  1月26日,记者以办卡人的身份,首先电话联系了南开区体育中心街市场监管所,接线人员告诉记者,这事他们管不了,得找区体育局,由体育局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双方调解不成只能走法律诉讼。记者以涉及预付卡消费及退费纠纷,体育局不够专业为由,询问市场监管部门是否可以介入协调?接线人员明确表态:不可以。接线人员同时解释说体育局是健身房的行业主管部门,与健身房有关的消费纠纷只能由行业主管部门牵头解决。

  2月1日,记者又以办卡人的身份,联系到南开区体育局体育中心,接线人员非常干脆地表示,他们与健身房经营者沟通过,对方说资金困难无法退费。如果办卡人坚持退费,只能去法院诉讼,体育局也没有办法,他们只有协调的功能没有强制执法的手段。记者询问,既然体育局是健身房的行业主管部门,消费者与健身房产生预付卡纠纷,体育局的“行业主管”功能体现在哪里?接线人员说,体育局主要负责健身房内的安全问题。

  对于两个部门的回复,张先生和裴先生感觉很无奈,解决消费纠纷的专业部门说管不了,而所谓行业主管部门说没办法,预付卡退费纠纷到底该找谁来替消费者做主呢?(津云新闻编辑 张雅妮)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津B2-2000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20509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2120170001津公网安备 120100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