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部门综合施治药贩子 寻找根治药品黑市的药方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天津北方网 作者:晚报李鸽 编辑:文婷 2017-01-18 11:19:16


药贩子隐匿到小区里进行交易。

  天津北方网讯:上期《视点》记者报道了药贩子倒卖药品的乱象,在南开区宜川北里及附近多个小区,自发聚集了一批药贩子,形成了一个药品黑市。黑市的存在,堵塞社区通道,影响居民生活,严重扰乱了药品市场秩序,倒卖的二手药,储存、物流等脱离了监管,暗藏安全隐患,一旦药品变质,将产生难以预计的后果。

  公安、综合执法、市场监管、街道等多个部门联合打击过这个市场,如何取缔药品黑市,根治这个药品黑市顽疾的药方在哪里,记者展开了调查。

  相互协作从根源取缔

  这个药品黑市,公安南开分局长虹街派出所民警王成非常熟悉,因为他经常出警,参与查处药品黑市和药贩子。“现在来看,这个市场从汶水路、烈士路街面上消失了,但是,这些人贼得很,隐匿到附近的小区里进行交易。”王成接着介绍,“现在我们有一部巡逻车,每天工作时间就在这个街区附近巡逻,还滚动播放打击药品黑市的录音,对药贩子采用高压态势,他们是不敢再到街面上来了,露头就打。”

  “药品黑市是一个多方面综合因素的产物,查处它,并从根源上取缔,不仅仅涉及公安部门、综合执法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卫生部门也应参与,相互协作。”王成说。

  那么公安部门有没有查处一些案件和药贩子呢?王成介绍:“我们每年都有通报,一些涉及大数额的犯罪嫌疑人都判了刑。但是,一个关键的因素是,现有法律对非法经营药品罪的入刑标准是5万元,很多药贩子当场被查扣的药品,价值不够5万元,只能批评教育,最多行政拘留几天。没几天,这些药贩子又重操旧业,继续从事非法勾当,这让我们更加认真处置。”

  “我个人的观点是,应酌情降低入刑标准,提高对药贩子的惩罚力度,大大增加他们的违法成本,他们就不敢轻易再犯。”王成说。

  有一个问题公安部门也很头疼,那就是有需求就有市场。经记者前期调查,这些黑市上的药品,大部分并不是过期药,而是正规医院开出来在保质期内的药品。这些药品的需求很旺盛,无论怎么打,买方总是存在,因此就自发形成了一个黑市。这个市场即使被南开区公安人员打掉了,过一段时间,它还会在红桥区或者别的区露头。

  王成指出,还有一个问题也值得重视,那就是医院开出的药,超出了患者的使用量,很多带着完整包装甚至十盒一大包的药品,就原封不动地出现在黑市上。“从源头上讲,应建立一种机制,要求医生谨慎开药或者少开药。”王成说。

  1月11日,记者在汶水路找到“打击非法药品市场联合指挥部”。在指挥部中,记者见到了市场监管部门、街道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市场监管委八里台分所的刘建,当日正在该指挥部轮岗值班。据他介绍,现在这些药贩子主要的特征就是:“警惕性高,一见执法人员就跑,而且有暗哨,时刻盯着指挥部,一有风吹草动,这些人就四散藏匿,很难抓现行。”

  提起打击药贩子执法行动中的大案,刘建记忆犹新。“去年,我们和几名公安部门的便衣民警,跟踪一个药贩子,直捣他的老窝。在黄河医院后边的一个小区里,这个药贩子在二楼租了一个独单,警察破门而入,发现这间出租屋里密密麻麻堆放的全部是药品,绝大部分是治疗糖尿病的。这个数额肯定够判刑的标准了,当场就把人控制住。”

  过去一年,经联合打击,共打掉了十多个大的药贩子,全部判了刑。刘建说:“当前的情况是,小药贩子还有不少,虽然街面上干净了,但一些小区里还存在着药品黑市。药贩子们也狡猾了,他们化整为零,人药分离,用了一些坏招儿。”

  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张步介绍:“这些药贩子多次出入派出所和拘留所。一旦面临被查,他们如亡命徒般逃窜,这些药贩子与执法人员玩起了游击战术。”

  二手药危害多应主动拒绝

  记者在药品黑市调查发现,一些买主骑电动车来购买二手药,这些买主有其窝点。瑞星大药房销售经理周舜透露:“一些郊区药店,城乡结合部药店,或者建筑工地附近的药店,采购黑市上的二手药,销售给民工和外来人员。”

  周舜进一步解释,民工和外来人员,户籍不在本地,医保在外地,难以跨省市使用医保卡,因此他们只能自费购药,二手药的价格低廉,在一些非医保的药店,很受外来务工人员的欢迎。

  但是,二手药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质量难以保障。按照药品经营的法律法规,药品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要严格遵守卫生、安全方面的规定,必要时采用冷链物流,但是二手药在药贩子手中,很难保障这些条件,质量、卫生等方面的安全隐患非常严重。

  周舜表达出担忧:“药贩子企图谋得更高利润,他们就在正常的外包装内混入假药,或者将过期药更换成在保质期内的包装,若是出现这种情况,后果不堪设想。”

  更多的二手药,则是流通到了外地。天津铁路运输法院曾开庭审理了一起非法经营药品案,49岁的黑龙江人吕德伟被检察机关指控,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和同伙在天津非法收购、出售药品种类超过120种,涉案金额高达323万元。

  证据显示,吕德伟181次通过中铁快运从天津火车站将自己收购的药品以药品和保健品的品名托运到哈尔滨,同案人杨春艳在接收到药品后,按照吕德伟的要求将药品销售给哈尔滨的德善堂医药公司等处,打回的货款有226万多元。

  吕德伟收的药不仅运回了哈尔滨,还运到了山东济南、山西太原,由同案人赵喜林和李俭接应。公诉人宣读的被告人陈超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表明非法收购的药品通过铁路快运、公路物流运输,到目的地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进了当地人熟悉的药店。最终,吕德伟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其他同伙也一并被惩处。

  周舜指出,绕开严格的审核监督环节,非法经营药品一方面会架空作为药品安全、保险机制的监管环节,造成药品流通领域的秩序混乱,另一方面会造成不正当的市场竞争,诱使药品经营者通过非法渠道批发药品,以降低成本,给更多的假冒伪劣药品进入市场以可乘之机。

  在吕德伟的案件中,执法人员透露,部分老百姓对非法经营药品的危害认识不足,给药贩子提供了可乘之机。对此,南开区楚雄道一家药店销售员介绍,患者到药店买药时,可以通过外包装上的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码查询药品的流通信息,一旦查实药品的流通信息为医院的,表明这是二手药,应主动拒绝购买。

  多项医改利于打击药品黑市

  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刘建介绍,去年开春时节,汶水路附近的药品黑市特别猖獗,主要是2015年12月底,突击到医院开药的人较多。从今年1月1日起,居民医保额度没用完的,可以结转到次年,不再清零,这项政策,肯定会使今年开春时节黑市上的药品来源减少。

  除此之外,近日,天津市人力社保局、市发展改革委、市卫生计生委、市财政局等联合印发有关基本医疗保险按病种付费和收费试点的通知,决定在实施公立医院改革的三级医保定点医院,开展首批按病种付费和收费改革试点,参保患者病种费用负担将整体降低30%。按病种收费,从源头上杜绝了此前一个病种多开药,医生多拿回扣的现象,也使医院在用药方面能省则省,不影响总收入,在这种情况下,黑市上的二手药来源再次缩减。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和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教授指出,针对倒卖医保药品,从医院方面,还可以通过指纹录入、信息技术等手段,控制个人年度总开药额度,避免滥用医保。在城市职工门诊特种病门诊等方面,已有相关措施,治疗该类疾病的药物比较难流通到黑市上。对待普通疾病,医院也应该通过核实检查,甄别虚假用药,打击套取医保基金者。医院药房在开药时,可以去掉包装,阻止这些药物的二次流通。

  个人在使用医保政策方面存在道德风险,一些居民间接沦为药贩子的工具,对此,朱铭来指出,医保犯罪的量刑当前还相对宽松,鲜有个人因此被判刑,应适当考虑通过严刑峻法,打击个人套取医保基金购药的犯罪行为。

  有需求才有市场,朱铭来分析,当前药品黑市的存在,是地区、个人医保保障水平不一致造成的。药品从天津、北京等医保保障水平较高的城市,流向东北地区、河北、内蒙古等医保保障较低的乡村。将来,若各地区之间,各类人群之间医保保障水平达到一致,黑市上的药品自然就没有了市场,黑市也就不复存在。提高偏远地区、山区的医保保障水平,是打击药品黑市的关键一步。

  朱铭来介绍,天津在这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今年1月1日起取消了农业户口,使其与城镇户口统一,城乡医保保障水平已趋于一致,市内倒卖药品的现象终将绝迹。(北方网编辑曲璐琳)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